联系我们|网站地图欢迎光临青岛天一新能源有限公司官网!青岛光伏,青岛光伏发电,青岛新能源,青岛光伏发电公司,青岛太阳能发电板厂家
全国服务热线:0532-88139331
联系我们
全国服务热线:0532-88139331

联系方式:0532-88139331

刘先生 13806391072

邮箱:tianyixny@163.com

地址:青岛市黄岛区东佳路576号

平度办事处联系方式:

0532-86615311

迟先生 13335065008

邮箱:18153260188@163.com

地址:青岛市平度市西淖泥沟村

胶州业务联系方式:

管先生:15066235544

邮箱:773580639@qq.com

一个国家到底需要花多少钱支持可再生能源?

文章来源:http://www.tianyixny.com   作者: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5-12-22 14:10:47  浏览量:550

可再生能源补贴可以是迈向低碳未来和新技术全面商业化的关键一步;也可以是电力消费者和纳税人的额外负担。

那么从国家层面上来看,支持可再生能源发展将需要付出多少成本?有些国家会计算并发布自己的测算。而在另一些国家,政府会公布足够的相关数据以便分析人员据此做出自己的测算。

西班牙在2010年决定对现有项目的补贴进行追溯性削减之前曾宣布,其与可再生能源相关的年度电价补贴赤字约达50亿欧元。美国在不同时期实行过多种补贴机制,不过根据测算,其中最主要的两项补贴机制之一风电生产税减免政策2014年让该国损失略高于20亿美元的税收。

相对于火力发电成本,日本2014年的上网电价补贴成本是7,280亿日元(按当时的汇率折合69亿美元)。德国2014年的零售电价是291.4欧元/兆瓦时,其中用于可再生能源支持的《可再生能源法》(EEG)附加费是62.4欧元,使得该国的总补贴成本达到192亿欧元。荷兰公布的2014年SDE 及其他项目的成本是6.02亿欧元。

对成本披露的关注合情合理。由于硬件价格下跌以及补贴过于慷慨,2007-11年若干个欧洲国家的太阳能开发出现了过热的局面。对成本披露的更大重视,或许原本可以推动各国政府在这一期间制定更加灵活的支持政策。

不过,如果一个国家希望关于能源选择的政治讨论在信息充分的条件下进行,它就必须对相关成本有一个全面的认识,而不仅是电量与补贴机制设定的单位金额相乘得出的简单数字。以下是我认为获得全面认识所需内容的清单:

1、任何成本测算不仅需要考虑补贴的总量(例如前文所列举的各国的数字),还要考虑风电和太阳能发电量对批发电价的影响。在多数发达经济体中,批发电价一直持续下降。部分原因是用电需求的低迷,或者像美国,廉价的页岩气降低了燃气发电成本。但是零边际成本的风电和太阳能发电对批发电价下降的影响也同样明显。在英国,基本负荷远期日前电价(baseloadforward day-ahead prices)已从2008年的60-100英镑/千瓦时下降到35.75英镑/千瓦时,跌破了47.35英镑/千瓦时的8年平均水平。这对依赖购买煤炭和天然气维持运转的化石燃料发电企业是个坏消息,但对电力用户则是个好消息。批发电价就其自身来说的确是太低了,导致所有新的发电项目,无论它们采用的是化石燃料、可再生能源还是核能,都无法获得合理的投资回报。

2、可再生能源支持成本应当直接和其他能源技术的支持成本作比较。但奇怪的是,这两个数字很少会被政府放在一起考虑。不过,如果一个国家对石油和天然气的开采和生产给予了大额税收减让,或是对运输用燃料或电力进行了补贴,这个数字就应当被纳入到讨论中。例如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测算,中国政府2014年对成品油价格改革的补贴达到了1,830亿元(300亿美元)。

这个成本比较同样适用于核电项目。在全世界范围内,新反应堆获批的依据或是可能高于市场价格水平的电价合约,或是实际上将部分成本(如灾害保险、废料存储)转移到纳税人身上的机制。

3、不仅应当关注当前的年度补贴金额,还要考虑补贴持续的期限。一项可再生能源补贴机制的期限可能会长达10年(如美国的生产税减免)、15年(如英国的差价合约计划)、或者20年(如德国的上网电价补贴)。但是,项目随后的运营将完全取决于市场电价的水平。

即便到那时,项目仍有可能通过翻新得以延长使用寿命或是整个重建。无论是哪一种情况,现有的电网、变电站、道路基础设施、甚至地基都可以再利用,从而使增量资本成本大大低于初始投入。如果风电场或太阳能电站以这种方式继续运营,就像前期投资巨大的水电企业的大坝的利用原理一样,长远来看将有望显著降低电价。

如果一个国家希望关于能源选择的政治讨论在信息充分的条件下进行,它就必须对相关成本有一个全面的认识,而不仅是电量与补贴机制设定的单位金额相乘得出的简单数字。

4.应当考虑风电和太阳能发电不确定性产生的均衡调度成本。虽然这个成本正如可再生能源对批发电价的影响一样难以统计,但共识是调度的确需要成本。

英国石油公司(BP)在其最近的《技术展望》(TechnologyOutlook)报告中测算,为风电和太阳能发电备用的天然气发电系统的成本依地点不同,在8-30美元/兆瓦时之间浮动。认为这个数字过高,并且随着电网预测太阳能和风电发电量能力的提高以及新一代可以根据电网峰谷情况储能的智能设备的使用,上述成本将快速下降。意大利国家电力公司(Enel)及其他一些机构认为,风电和太阳能发电项目应承担为满足调频要求而进行短期输出调整所需的超级电容和电池费用。

5.关于上涨的家庭电费支出,不仅要关注电价,还应当关注用电量。很明显,如果家庭用电需求因为技术或其他原因下降,电价上涨对消费者的实际影响就将大大降低。

同样一张电费单,关注单位价格和均衡调度成本提高的人可能会感觉高得离谱,但那些关注实际支出金额的人却认为依然可以接受。

不久前,能源大臣安布尔˙拉德就英国2020年起10年间的电力政策提出了“航向校正”。在讲话中,她建议2025年前关停一直以来有增无减的煤电厂,转而优先发展天然气发电以及核电。关于可再生能源,她强调相关费用中的政策成本“节节攀升”。她表示只有在成本加速下降的前提下,政府才会继续支持海上风电的发展,但同时暗示对陆上风电和太阳能发电项目的补贴政策到期后将不再出台新的措施。

政府认定成本“节节攀升”的依据是它的征收控制框架(LCF)统计的支出。该框架由英国财政部和拉德掌管的能源与气候变化部共同制定,用于计算对可再生能源的补贴情况。计算的根据分别是已颁发的绿色证书的金额以及依据上网电价补贴和差价合约政策制定的保护费率与“参考费率”之间的差额。“参考费率”计算的基础是批发电价。

英国政府今年夏天指出,LCF统计的结果显示“可再生能源补贴计划的预测支出料将高于预期”,2020-21年预计达到91亿英镑,高于其设定的76亿英镑限额。

英国的电费支出的确出现了上涨,而绿色能源补贴是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之一。在2010至2014年间,按假定不变的用电量计算,户均电费支出从474英镑提高到了592英镑,增幅接近25%。同期,家庭公用事业费开支的增加在英国成为了一个政治问题。尽管电费增支并非问题产生的唯一因素。事实上,燃气费用增长更快,在那5年间上涨33%。

我们继续分析: LCF统计在哪些方面与我们前边清单中提出的5点注意事项产生了冲突:

1. LCF是否考虑了风电和太阳能发电对批发电价的影响?答案是:否。

事实上,英国3种补贴政策中的2种,即小范围的FiT和新出台的CfD,均对可再生能源发电执行统一的费率。在这种情况下,风电和太阳能发电对降低批发电价的效果越明显,在LCF统计中它们得到的补贴就越高。

第三种补贴政策,即可再生能源义务(RenewablesObligation),在2015-16年度总计43亿英镑的LCF统计中占到34亿英镑。这个补贴金额并不随批发电价的改变而发生变化。也就是说,可再生能源降低批发电价的作用没有得到肯定。

2. 政府披露的LCF统计中是否包含了支持其他能源的成本?答案是:否。

在2014年预算报告中,财政大臣乔治o奥斯本写道:“政府对石油和天然气项目的大额税收减让已经带动了数十亿英镑的投资,仅2013年就达70亿英镑。”在2015年3月提交的预算中,他宣布石油和天然气相关税收的变化将导致2016-17财年政府减收3.95亿英镑。

另外还有核电。装机容量3.2吉瓦的辛克利C(Hinkley C)核电项目预计将于2023年完工。根据已经达成的合同,这个耗资180亿英镑(按2012年可比价格)的项目投入使用后35年的上网电价为92.5英镑/兆瓦时(按2012年可比价格)。比较起来,现行批发电价是大约36英镑。如果批发电价保持不变,对辛克利C核电项目的补贴以2012年可比价格计算仅2023年就将达到15亿英镑。按2015年2月CfD竞价成交价格80英镑计算,35年全部补贴金额相当于对30吉瓦(即目前总装机容量的2.5倍)陆上风电项目进行15年补贴所需的费用。

3. LCF统计是否考虑到了补贴的年限?答案是:否。

对可再生能源补贴的“驼峰效应”即将过去。去年底发布的题为欧盟的可再生能源补贴--当前以及2030年前的成本的分析报告显示,由于海上风电项目投产,英国的可再生能源补贴将大约在2021年前大幅增加,但在随后的10年中增幅将回落,直到在2030年达到补贴金额的峰值。此后,随着大量项目的补贴期结束,补贴金额将加速降低。而对辛克利核反应堆的补贴将不会出现“驼峰效应”,除非电力价格在2020年以后的30年间持续保持上升趋势。

4. LCF统计是否考虑了均衡调度风电和太阳能发电所需的成本?答案是:否。

拉德的讲话中说了一句让人捉摸不透的“间歇式发电企业应当承担风力和日照不足时的系统成本。”这个表述可以做多重解读,既可能是要求可再生能源发电企业添置短期均衡调度设备或是付费,也可能是通过某种收费来冲抵备用化石燃料发电系统产生的费用。前者似乎有道理,但后者却过于严苛,因为照此逻辑,化石燃料发电、水电和核电企业每次临时检修的时候也应当支付费用。

5. 政府关于LCF统计的说法是否考虑了用电需求下降的事实?答案是:并没有。

英国能源与气候变化部(DECC)数据统计的依据是假定不变的用电量。但是,该部的《能源趋势》报告在2015年3月的一篇文章中指出该国户均用电量在2010-14年下降了11%。照此推算,在此期间英国家庭实际电费支出增加的幅度只有15%,而不是此前估算的25%。英国将LCF统计作为制定能源政策的核心基础的依据,是关于电价一直在快速上涨的判断以及对这一趋势将继续保持的预期。就近期而言,这一判断仅仅对了一半。

我们在前面对LCF统计的可靠性提出了质疑。那么礼貌一点说,这个统计在很大程度上是片面的。

抛开各种政治争论,当前的LCF支出大约是每人每年67英镑,相当于每周半杯卡布奇诺。对于实现清洁、可靠能源发电占比25%的目标而言,这难道是很大的费用吗?

本文转载自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

上一篇: 光伏产业国内外冰火两重天 下一篇: 【统筹规划】用市场化机制消纳新能源
相关标签
相关新闻
相关产品